• <input id="ae8ao"><tt id="ae8ao"></tt></input>
  • 堅持系統觀念推動政府運行數字化智能化

    2022-05-06  來源: 學習時報 作者: 徐浩然 張冠玉

      當前我國外部環境發生深刻變化,國內改革發展面臨一些新情況新問題新挑戰,更好發揮政府作用需要提升其應對不確定性風險的能動性。推動政府數字化、智能化運行是一項系統工程,就要堅持系統觀念這一基礎性的思想和工作方法。

      加強頂層設計,把黨的全面領導貫穿數字政府建設各領域各環節。當今數字政府建設要貫通政府治理體系的各領域各環節,從技術上塑造體系生命力以提升體制機制在“變”與“不變”之間的自適應性。而政府治理的特殊性在于其政治屬性,演化過程要兼顧改革發展穩定的有機統一,因此系統對于在非平衡結構中實現動態平衡的頂層設計能力提出極高要求。當前,為更好適應國內國際雙循環的新發展格局,推動政府數字化、智能化運行也是各領域各環節在數字經濟背景下確立自身規定性的演化過程。如果新的秩序結構獲得一個穩定定態,要求對系統內外各類信息進行過濾提煉。把堅持和加強黨的全面領導貫穿數字政府建設各領域各環節,有助于治理體系在動態演化過程中確立“序參數”,即數字政府的運行規則和制度規范。

      堅持需求驅動,打造泛在可及、智慧便捷、公平普惠的數字化服務體系。數字政府建設要引“有渠之水、無本之木”必需回應人民群眾多層次的需求結構變化。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其關鍵是完善數字政府同經濟社會環境之間的反饋回路。人民群眾的多層次需求多集中在經濟社會領域,而且需求結構兼具物質性和精神性特征,總體呈現復雜性。在系統工程框架下,信息流是一個能夠充分反映需求結構復雜性的基本要素。打造泛在可及、智慧便捷、公平普惠的數字化服務體系,既能促進民生社會事業,同時也能讓政府獲得海量數據,為優化治理流程以及構建虛擬空間映射系統提供基礎條件。堅持數據驅動會使政府治理體系各領域各環節的關聯關系、隱含的秩序得到顯性化表達,推動形成系統的正反饋增強回路。

      借助數字孿生,統籌推進各行業各領域政務應用系統集約建設、互聯互通、協同聯動。轉變政府職能主要是為了創造良好發展環境、提供優質公共服務、維護社會公平正義。推動政府數字化、智能化運行,意味著各行業各領域的政務系統都會綜合集成在一個復雜巨系統內,以數據連接賦能政府治理體系,各領域各環節之間就形成了深層交互關系。一個復雜巨系統若要實現宏觀總體特性的涌現,子系統在相互作用中形成自組織的集體行為是關鍵。由于各領域各環節之間存在較大差異,政府職能轉變的過程可能出現合作與競爭、部分與整體、差異與同一等矛盾問題;它們既是系統自組織的內驅力,同時也能引起涌現過程中的“漲落”。不過,數字化與智能化條件下的政府職能轉變有一個優勢,即數字孿生空間的虛擬試驗能降低試錯成本,譬如通過建構基于“V++規則引擎”的工程體系,可以促進數字政府各領域各環節在實時的動態調整中趨向耦合。換言之,基于復雜工程系統一體化協同設計平臺,我們能建構一套從“降維解析”到“映射升維”的數字政府適應性機制,由數字孿生技術打造出來的“逆熵體”賦予政府治理體系以近似生命的有機性。在全生命周期的數字政府系統確立之際,各生態位上標識出的治理主體通過聚集形成非線性相互作用,系統宏觀層次可能會涌現出規范主體行為的“場”;反過來在“場”的作用下,各治理主體會進一步明確其生態位并提升資源配置效率,實現“1+1>2”的整體效能。

      健全制度規范,依法依規促進數據高效共享和有序開發利用。推動政府數字化、智能化,在體制機制方面要求統籌推進技術融合、業務融合、數據融合,提升跨層級、跨地域、跨系統、跨部門、跨業務的協同管理和服務水平。數字政府運行需要在科學規范的制度體系內、在保障數據流動帶來活力的同時,也要保證數據管理有序可控,既不能封閉,更不能僵化。政府數字化、智能化運行中的信息流主要表現為不同主體對數據的傳遞、管理和利用,這些數據有助于減少政府治理體系演化過程中的不確定性。數字政府各子系統在一致規則的調節下,打破部門間的信息壁壘,為數據高效共享和有序開發提供制度性便利;谛畔⒘鲃拥淖円仔蕴攸c,經由數據交互會進行“自復制”與“自創生”,此時,復雜系統演化出現自我肯定的穩定性與自我創新的突變性,促進數字政府制度體系的迭代發展,讓治理主體在跨界融合中深化對自身“生態位”的認知,推動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

      重視數據安全,加快構建數字政府全方位安全保障體系,全面強化數字政府安全管理責任。數據安全是數字政府建設的“生命線”,繃緊數據安全這根弦,意味著數字政府建設要樹立底線思維,同時更要保持一定的敏感度,面向“不可知”提升“化危為機”能力。數字政府在落實數據安全時要秉持長周期管理的思路,保障和支持數據在各行業各領域的安全使用、創新應用,與不安全因素保持“安全距離”。長周期管理要求我們增強開放監管能力,著眼于未來的遠期目標與長遠利益規劃數據使用。構建數字政府全方位安全保障體系,為數字政府應對各種不確定性風險提供“積木模型”,通過強化安全管理責任和完善數據安全工作協調機制,增強數字政府對外部環境的預見力和適應性,以便在面臨數據安全挑戰時推動形勢向有利方向演化。

    返回首頁>>

    責任編輯:李士環

    相關新聞
    AA影院,亚洲AV无码精品推荐,亚洲情a成黄在线观看动漫
  • <input id="ae8ao"><tt id="ae8ao"></tt></input>